进入通行证 进入我的主页 进入我的说说 进入我的圈圈 进入我的书架
多多——时光与仙境的讲述者
小屠苏 小屠苏头像框
小屠苏 圈圈管理组
7小妾宝林
开场白: 
1、作为对广播剧一窍不通的废柴,只能凭着感觉描写声音带来的印象,所以不敢写这篇是剧评= = 
2、因为是考试周,所以发得很猴急,对,用“猴急”这个词是为了向美人致敬:) 
3、我的QQ号:847395047,欢迎JMS来认亲或者交流讨论O(∩_∩)O~ 

===================我是废话结束的分割线================== 

正文开始: 

我想,喜欢听故事的人不仅仅只有小孩子。一个长大了的人,似乎更容易撞到故事里边去。比如,无意地闯进一间满是古书的房间,随便翻开一本,你会看到纸上那 些被时光洗得发了黄的悲欢聚散,而讲述这样的传奇的声音,应该是隽永的,听起来带着书页间的水墨香气和窗棂外的月色清辉,仿佛伸手一挽,就可以荡进时光尽 头的仙境里。 
而我今天想说的是多多,一个拥有如斯声线的 CV。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同时听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华美,以及,清冷。这种华美可以把听者很容易的带进他所讲述的故事里,但那样的清冷又营造出悠远的氛 围。仿佛《纨绔》里的二太子藏身于树后,凭着一个背影想象狐王的容颜该是如何倾城绝色;又仿佛站在《诗经》里的水畔,满目的蒹葭白露一拥不尽,佳人却在那 需要溯洄从之的水中央。 

这么说来或许过于抽象,既然我在题目里称他为讲述者,那么,就从他的讲述开始吧。是的,《小王子》第二十四章。 
这一章其实很短,一共不过六分钟。可是它很美丽。这个童话本身就是关于忧伤关于美好的。星星,房子,或者是沙漠,它们之所以美丽,是因为里边藏着秘密。在 讲述的时候。多多的声音依然清亮,但却多了几分柔和,带着天生的抑扬顿挫,那声音听起来是光华流动的,宛如春冰初化的水,似乎真的有一个生着金色卷发的小 王子,把他引领到仙境去。 
小王子说,真正美好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多多说,于是你们来听吧,仔细的听我讲述的每一个停顿、每一处转折,这些音节里藏着秘密。而在我听来,所有 的细节都敲打在时光的间隙,好像春夜里微雨敲打在叶子上。这个故事是美的,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被讲述者收藏在用心去听才能发现的地方,这种感觉如此纯 净,以至于可能圣埃克苏佩里都无法用任何有关技巧或方法的词句来形容它,那种感觉仿佛是——星光沉下去了,小王子睡着了,飞行员抱着他的小家伙去寻找水 井。而多多、用他的声音在沙漠里留下了一行发光的足迹,提醒你我:傻狐狸,还不快追! 

前几日,去清华大学参加了九州幻想节,作家江南也在嘉宾之列。坐在一边默默地听别人提问题,突然想,如果不是《九州缥缈录之天下名将》的广播剧,也许我也会像很多学兄学姐那样说,“我不萌江南很久了“。 
从一个武侠迷的角度来说,多多的白毅很萌,够清贵,虽然有些文弱,气度却无可挑剔。如果硬要说什么,只能说这把声音偏于冷凝,所谓侠客,有时指的是一种风 骨,一种天然,磨砺自飙风中、泥沼中、烟火中、热血中的豪情激荡,而多多从《战国无双》里的秀吉到《九州》中的白毅,表现出的更多都是冷定甚至优雅。在原 著里,白毅是一个清秀白皙的中年人,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得有些苍老。而多多的声音很年轻,鞘中利剑一般英华内敛,所有的锋锐和凌厉都敛翼栖于外表的清秀沉静 之下,宛如剑刃上流转不定的寒冷光芒,首先感到的是美丽,之后才是危险。因此,比起一个单纯的野性的武者,他更接近于将士,有所谋略有所隐忍也有所坚执的 将帅。那种气质如果需要比喻,应喻为书里描述的白毅的箫声,孤寒高远,却自有清刚。 
相比较于一个角色,更让我心许的是整个九州的氛围。我之前从来没听过纯粹武侠风的广播剧,第一次知道,原来声音可以和文字一样,营造出令人热血沸腾的、剑 与火的画面感。这种画面感让我想起FINALE写的《九州飘渺录 乱世歌行》,姬野的少年热血的声线活生生的勾勒出虎牙枪一样的凌厉气质,抱琴相送的楚卫国公在音韵中恍惚着南淮月一样清婉的容颜。百里花红,一路尘烟,一 声一声的“出征”,仿佛正有英灵挣出经年的史册,还有那些各具特色的攻音,沉郁顿挫、豪荡感激,每一份感觉都惟妙惟肖。 
尤其喜欢息衍和白毅的对手戏,一个剽悍沉豪,一个清朗雅逸,彼此间的节奏和气场丝丝入扣——七十二路烽烟疾,三千里地白骨弥,今夕与汝一坛酒,他生蒿草已披离——请原谅我词句的匮乏,只是除了这二十八个字,再没有什么能描述出我聆听时的心境。 

武侠之后,开始说耽美。 
在耽美剧里,多多的音质很难用攻受一语限定。比如新出的《艳鬼》,初听之下可以感受到他很好的把握了冥主性格中的深沉和强势,以及,《艳鬼》是一个关于轮 回的故事,丢失了过往一切记忆的空华,在艳鬼桑陌有意无意的引领下,一点一点触及前世破碎的百年光阴。体现于多多的声音的,除了该有的清冷高贵,还含着一 丝自觉或不自觉的茫然。这种迷惘到了极处,甚至有错觉上的温柔。对于空华前世晋王的处理则没有这么到位,似乎感情的纠结把握得有点过,尤其那句“你为什么 不是他”语气之攻之强烈在整体气氛里简直有些突兀,造成了底韵的淡化,如此一来,一句很重要的台词,本该带给人的触动便有些削弱。产生了白璧微瑕之感。 
整部预告,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句“桑陌,我记起你了”,求不得,舍不得,爱无果,思无因,像是所有的情感千劫百世一起冲破了封印,千言万语要从头诉起,却终究默然压抑在唇齿间的寥寥几字里。 
——这就是演技吧。 

而关于《纨绔》里的狐王,我所体会到的除了冷傲,最明显的部分都有关感情。从懵懂到明晰,也从怀疑到防备,但是掺杂了再多,篱清对澜渊怀有的依然是爱情。 台词总是很短,恰到好处的细腻。多多不像有的受音那样宛转单薄,但该有的细微美好一样不缺。那音调很符合原著里狐王的冷漠,也一样的清凝纯粹,湖水一般能 够泛出涟漪,倒映出二太子一双墨蓝的眼。轻轻的一个语气助词,就是年少时贪欢、前世里流光,情深若许,总归犹疑。 
提到狐王必须要说那两句咒语,“忘了吧”和“风”,非但毫无妖气,反而有种遗世独立的空灵,难怪有人打趣说狐王如仙,二太子反倒魅而近妖(窃笑~~~)这 两次施法都与情感有关,一个是关于忘记,另一次则是隐藏,隐藏起自己真正的心意。那一刻狐王应该不是耍诈,而是不愿任何人哪怕二太子看到他的情动,那时连 自己都暂时不能处理的情动。我喜欢多多从始至终特有的镇定,相比于EG番外里的温柔幽怨(囧rz一下那部神来之笔传世之作),这样的镇定下偶尔流露的柔情 与徘徊更能打动人的心弦。 
但是,我还是想说,那句“那你就来要吧”和“我们回去(H)吧”,多多说得实在是镇定的过分了!(其实不是镇定得过分,根本就是不够YD啊啊啊)镇定得简 直有点不解澜渊的风情!在那种时候,真的应该……温柔地滞涩一下,或者荡漾地慌乱一下,这样才符合那时的良辰美景,狐王金瞳闪烁,生涩而微带甜蜜地去面对 一场撞疼了心的爱情。 

关于多多的印象,就是这些了。喜欢翻书的人,总会邂逅属于他自己的传奇。传奇里时光悠邈、仙境恍惚。有的时候讲述者一语未毕,聆听者已经开始迷惑和惘然: 究竟是我找到了这个故事,还是这一页刚好等来了我?一直觉得,多多极其适合配公子欢喜大人的《思凡》,那也是一个关于漫长时光和迷离仙境的故事。龙宫设 宴,众神齐集,夜明珠的光芒炫住了眼,酒香四溢如能醉人,珊瑚丛中惊鸿一瞥,即使是幻象,也尽够误上一生一世了。
1楼 2012-10-29 12:59 回复
本圈发贴,请先 登录 | 注册